鞍钢股份银行承兑汇票出现逾期未偿付董秘三缄其口

原标题:银行承兑汇票首现逾期未偿付!这家千亿央企遭遇8亿“跳票”,究竟谁之过?谁是相关方?董秘三缄其口

A股爆的雷,有存货、有应收账款,后来是货币资金,而近期发展到了应收票据。去年营收过千亿的鞍钢股份就发了一则“字少事大”的公告。

8月1日,鞍钢股份披露了一则公告。公告显示,截止2019年7月31日,公司持有的银行承兑汇票人民币3.38亿元,出现逾期未偿付情况,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0.64%;截至2019年7月31日,尚有未来可能被后手贴现方追索银行承兑汇票人民币4.94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0.94%。

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你手上持有一堆金融机构的承兑汇票到期了,去贴现却发现,机构不给你钱或者拿不出这个钱。鞍钢自己持有的这种票据有3.38亿,后手贴现方(也就是鞍钢用票据支付的下家)持有4.94亿元,两者合计达8.32亿元。相对于去年营收过千亿、盈利近80亿的鞍钢股份来说,这可能并不算什么。但这种现象在近十几年可能还是首次出现。

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整个A股公司持有应收票据的规模有多少,哪些公司应收票据又特别多呢?

如果你手上有一堆钱,到金融机构却发现兑付不了,你会怎么办?鞍钢股份的选择是,将此事比较克制地告诉大家。

8月1日,鞍钢股份披露了一份《关于部分银行承兑汇票到期未获清偿的公告》。公告显示,公司在销售商品过程中,收取的部分货款为金融机构开出的银行承兑汇票。截止2019年7月31日,公司持有的银行承兑汇票人民币3.38亿元出现逾期未偿付情况,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0.64%。截至2019年7月31日,尚有未来可能被后手贴现方追索银行承兑汇票人民币4.94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0.94%。

鞍钢股份表示,由于公司生产经营稳定运行,资金较为充足,2019年1季度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入人民币20.09亿元。因此,上述银行承兑汇票逾期未获偿付,不会对公司当期现金流构成重大影响。

公司亦给出了应对措施。公司表示,出现票据延迟兑付情况后,公司多次与相关方商讨解决方案,及时沟通落实还款方案,现已取得所有票据前手客户以及开具银行承兑汇票相关金融机构的还款承诺函。上述相关方目前正在陆续偿还逾期票据兑付款。

目前,根据票据到期时间及兑付情况,公司已陆续启动了对票据逾期的相关方法律诉讼追索程序,以督促相关方尽快偿付相关逾期票据兑付款。同时,公司进一步完善风控体系,严格控制票据风险。公司将持续与上述相关方进行沟通,敦促其偿还逾期票据兑付款。

在这份公告中,鞍钢股份并未指出是哪家金融机构违约,但此事还是引起了投资者的强烈关注。有投资者在投资者互动平台就此事询问鞍钢股份董秘,但未获明确回复。

据wind数据粗略统计,鞍钢股份这种案例应该是近十几年首次出现。以往都是公司欠金融机构的钱,现在却出现了金融机构欠公司钱的情况。

银行承兑汇票是商业汇票的一种。由在承兑银行开立存款账户的存款人签发,向开户银行申请并经银行审查同意承兑的,保证在指定日期无条件支付确定的金额给收款人或持票人的票据。对出票人签发的商业汇票进行承兑是银行基于对出票人资信的认可而给予的信用支持。银行承兑汇票的主要投资者是货币市场共同基金和市政实体。其特点是:信用好,承兑性强,灵活性高,有效节约了资金成本。

据机构从业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透露,金融机构承诺,见票如见现金。出现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性:一是相关金融机构窟窿填不上,二是金融机构知道付款方不可能填得上这个窟窿,宁愿损失自己的信用并且被罚,也坚决不兑付。第二种情况在之前基金子公司和信托都发生过,知道融资人出大问题了,宁愿自己违规也要避免更大损失。毕竟扣分降级这些都是能回得来的,亏大钱那就可能引出不可控的事。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鞍钢股份的应收票据规模为51.61亿元,应收账款规模则为27.07亿元。而去年年报显示,应收票据规模为71.84亿元,应收账款规模为24.6亿元。这意味着,鞍钢股份应收票据规模高于应收账款规模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虽然应收票据规模有所下降,但这一规模相对盈利而言,也非一个小数目。

据wind数据显示,在所有A股公司当中,蓝筹公司的应收票据规模普遍较高。其中,格力电器、宝钢、潍柴动力、中国建筑、上汽集团、中国中冶、五粮液、海螺水泥一季报的应收票据规模都突破了100亿。

而从应收票据占应收账款的比例来看,A股市场有206家应收票据超过应收账款的上市公司,其中白酒类上市公司持有的应收票据比例普遍较高,泸州老窖应收项中几乎全是应收票据。其次是钢铁板块。

当然,这只是一个基本数据统计。在金融供给侧改革、打破刚兑的背景之下,出现一些短暂的、局部的违约现象也可能再所难免。从产业周期的角度来看,这也是一种难以全面回避的现象。出现这种现象的时候,信用会出现打折的情况,商业活跃度也可能会出现下降的现象。但这些也是市场经济发展过程当中,必然要经历的一个阶段。